将科研成果总结并以论文的形式公开是天经地义的,而且也是科研工作者的职责。尤其是在没有其它衡量标准的情况下,以发表论文的数量和投稿杂志的影响因子来评价一位科研工作者或一个科研项目的水平,也许是一种最好的办法。目前在大陆和台湾,这种评价方法比较盛行。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09年11月23日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在2002至2007年间,全球科研人员数量由580万增至710万。中国是导致这一增长的主要原因,中国科研人员在全球所占的比例由2002年的14%(大约81万)上升为2007年的20%(大约142万)。同一期间,欧洲科研人员在全球所占的比例由31.9%减少到28.4%,美洲的比例则由28.1%降至25.8%(http://finance.ifeng.com/roll/20091201/1529287.shtml)。而且,到2008年为止,中国每年发表科研论文数量为全球第二,已将日本、英国、德国等国甩在身后(http://fabiaolunwen.org.cn/zhichenglunwenfabiao/kylwfb.html)。

发表一篇文章能够被多少人参阅?极个别非常好的文章可以被引用上千次;一般能够被引用50次的文章就完全可以说是一篇高水平的文章了。假设以一篇有关【森林固碳潜力】的文章为例来说,虽然不知道全世界有点少研究森林固碳潜力的学者,我们在此可以做一个大胆的估计:

  1. 全球科研人员总数量(710万)的百分之一是生态专业:大约7.1万人
  2. 生态专业的十分之一对碳循环感兴趣:大约7100人
  3. 碳循环专业的在学研究生是专业人员的5倍:大约3.55万人
  4. 其中有十分之一碳循环专业的研究人员(包括研究生)读过此文章
  5. 最终全世界参阅总人数 =(710÷100)÷10×6÷10 = 0.426万人
  6. 参阅过的中国人数 =0.426万人×20% = 852人
  7. 如果上述的估计有误的话,敬请修正。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科研经费基本上都来自于国民的税金,尤其是不能够产生经济效益的生态学专业的研究经费。现在在欧美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申请生态学(尤其是环境)专业的大型研究经费时,往往会有两个重要评价指标:【对社会的影响】和【对生态(环境)政策的贡献】。就对【对社会的影响】来说,通过报纸、杂志或电视新闻报道将科研内容及成果公诸于世,也许是一种比较好的途径。比如说,上述的【森林固碳潜力】的研究不是在科技期刊,而是通过记者在【人民日报】上报道,或【中央电视台】向纳税人介绍的话,会有多少纳税人过目;虽然只是中国人,但是它对社会的影响力有多大?

2006年3月15日:读卖新闻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梁乃申科学网博客。
链接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94987-537661.html